“一身汗、一脸黑、一身怪味儿”的老焊工丁卫松 把儿子领进了这扇门

2020-08-04 11:44:24 周国栋

7月30日下午,刚刚结束的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浙江选拔赛上传来好消息:宁波技师学院16数控焊接(五)班19岁的丁澄洋获得焊接项目第一名,入选由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组织的浙江省集训队训练,为参加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全国选拔赛储备浙江力量。

“将门无犬子”。丁澄洋的父亲丁卫松,是绍兴柯桥水务集团排水有限公司老焊工,从事焊接工作30年,曾获得全国技术能手、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,是丁卫松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领衔人——成立于2012年11月的工作室,拥有100人同时上机操作的电化教室,配备20多台国家焊接比赛专用的培训设备,并承担了带徒传艺、技术创新、成果转换、技术交流等多项职能。8年来,丁卫松技能大师工作室先后攻克46项技术难题,获得国家专利42项,其中发明专利6项。2019年,丁卫松技能大师工作室被人社部、财政部授予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项目单位。

电焊并非最初选择

“电焊不是我最初的选择,因为从小就看到爸爸经常带着‘一身汗、一脸黑、一身怪味儿’回家?!鄙砀?.83米的阳光男孩丁澄洋说。

2016年,中考成绩不怎么理想,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?16岁的丁澄洋感到迷茫。

“学一门技术,踏踏实实做一名技术工人?!备盖锥∥浪煽诹?。但家里人的反对声此起彼伏。

在行业里,焊接被称为“最不要脸”的工作,因为工作的时候要戴着面罩,脸上不蜕掉几层皮,眼睛不红痛几次就入不了这个“门”。丁卫松的脸上、手脚上就留下了许多伤疤。

同时,污水管道维修焊接工作更是又苦又累。身上沾黑泥,鼻嗅恶臭,电话一响,通宵作业……由于长期浸泡在污水里,丁卫松患了苔藓皮肤病,太阳一晒手一挠就会发红,奇痒难忍。

“记得有一天,爸爸一身黑臭回来,衣服一脱,看到他全身皮肤出红疹?!倍〕窝蠖?年前丁卫松的一次抢修工作仍记忆犹新。

2013年8月,丁卫松接到管道泄漏报警电话,位于绍兴北大门的滨海工业区马安镇—家污水处理厂,管线上一只排气阀严重泄漏。当他赶到现场,发现污水已经流进农田。

如果按正常的抢修程序,从停止管道运行,抽干窨井里的水,然后下到窨井里关闭阀门,至少需要3个小时,将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,并给公司带来较大的经济损失。危急关头,丁卫松一个纵身,跳进污水中去关闭阀门。他先后3次潜入水中,污水长时间地浸泡侵袭肌肤,丁卫松全身很快起了反应,十多天出疹发痒难以治愈。

做个优秀的电焊工

2016年,丁澄洋怀着矛盾的心情走进了宁波技师学院。当年,恰逢学校世赛项目焊接技术集训队选拔人才,丁澄洋通过学校层层筛选,入选集训队。

集训队的训练是艰苦的。丁澄洋也曾打过退堂鼓,觉得这个专业实在是太苦了,酷暑中,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在近40摄氏度的车间里训练,被汗水浸透的T恤能够拧出水来,被焊接溅起的火花灼伤眼睛、烫伤皮肤是常事。

“爸爸,我不想学了,高中同学问我现在学什么,我都开不了口,以后当名电焊工感觉抬不起头来?!?017年暑假回绍兴,丁澄洋一度想放弃。

第二天,丁卫松带着儿子来到了他工作的车间。丁卫松穿上厚厚的橘色工作服,扎稳马步,两块钢板在一道蓝色的电弧之后凝结在一起。而那焊缝上一片片整齐均匀的铁“鳞片”让丁澄洋感到神奇——父亲是怎么做到的?

在丁卫松办公室里,摆满了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、浙江省劳动模范、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高技能人才等荣誉证书。俗话说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,丁澄洋觉得爸爸就是电焊行业的“状元”。

“今后的电焊工已不仅仅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电焊工,你知道吗?世界上生产出来的金属制品,75%需要焊接,大到飞机、火箭、潜水艇等大国重器,小到锅、盆、菜刀等生活用品,焊接技术的好坏直接决定了产品的质量?!倍∥浪啥远铀担骸白魑幌呒脊?,我对这个‘工’字有着特别的理解,‘工’字既是工人的工,也是工程师的工。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工程师首先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技术工人?!?/span>

这时,懵懂少年似乎有了清晰的目标:做一名像父亲一样优秀的电焊工!

追求创造完美产品

在学校里,丁澄洋开始专心学习电焊技术,慢慢享受焊接给他带来的乐趣:当漆黑的夜晚,一道道强烈的电焊弧光迸发时,是多么炫酷;一缕缕紫蓝色的轻烟飘扬时,是多么优美;均匀整齐的铁“鳞片”发出耀眼的金属光泽时,电焊工是多么幸福。

丁澄洋的实训指导老师夏琦男介绍,在校期间,丁澄洋先后获得了全国工程焊接系统手工焊第四名,浙江省中等职业大赛中职组焊接第一名。在训练过程中,他学会了思考,2017年,他和同学研究的“臂挂式电焊工作臂包”获得国家专利。2019年,在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宁波市选拔赛中,丁澄洋以总分第一的成绩,代表宁波市参加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浙江省选拔赛。

丁澄洋获得浙江省选拔赛第一名的好消息传来的当日,丁卫松正在车间里带徒弟。听说儿子取得好成绩,他推了推眼镜,欣慰地笑了。丁卫松不禁回忆起上世纪90年代末,他还在马山热电厂修理锅炉。一次厂里锅炉大修,请来一个师傅焊接高压管道。借着端茶送水的机会,丁卫松“偷”学起了焊接?!岸宰欧煜逗?,就像裁缝师傅一样。我也想做个钢铁缝纫师?!?/span>

丁卫松知道,经过4年磨练,儿子也像自己当初一样,爱上了电焊。接下来,他还要将作为一名工匠应具备的、创造完美产品的极致职业追求传给儿子。

微信图片_20200804114112.jpg微信图片_20200804114104.jpg

美国一级片_三级电影片_在线萝福利莉18视频